另眼看红楼得到二两银子“月工资”的袭人失去

  王夫人听说,也就罢了,半日又问:“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?”凤姐道:“八个。如今只有七个,那一个是袭人。”王夫人道:“这就是了。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,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。”凤姐笑道:“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,不过给了宝兄弟使。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。……王夫人想了半日,向凤姐儿道:“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,补袭人,把袭人的一分裁了。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,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。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,也有袭人的,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,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。

  《红楼梦》第36回的这段话,可以说是对于袭人岗位变动问题比较明晰的解释。从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——

  袭人之前虽然一直服侍宝玉,但“组织关系”并没有转到怡红院,只能算是“临时借调”,工资福利还算在贾母部门。

  和袭人同样出身贾母房中的晴雯,则是从一开始就把整个关系都转到了宝玉那里。

  虽然从贾府大格局来看,工资级别袭人是一级,而晴雯要低于袭人(宝玉房里并没有一两的丫头)。

  但从怡红院主管部门来说,晴雯是正式员工,而袭人是长期借调(两人都属于“空降”)。在36回之前,袭人从理论上讲是随时可以回到贾母房里的(只要贾母愿意)。

  但是,36回以后,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首先,王夫人让凤姐把袭人的编制从贾母那里“提”出来,并另补了一个一等丫头。这样一来,贾母那里编制就又已满。但提出来之后,王夫人并没有按照既成事实让她转入怡红院。(从文本看,宝玉房里应该是有空缺的,当年撵走的茜雪、不久前投奔凤姐的小红,缺似乎一直都没有补)。王夫人的理由很充分:怡红院没有一两的丫头,袭人的组织关系过去了,拿不到原来的工资。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,王夫人似乎也应该是拿私房钱补足余额更合适。因为那样的话,袭人在怡红院的身份才是顺理成章的。

  但是,王夫人并没有这样做。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,让袭人失去了在贾母房里的“编制”,同时也并未给她名正言顺的岗位。

  袭人被“吊”了起来,看似得到了领导的赏识,工资涨了。但事实上,却从贾府雇佣的“合同工”变成了王夫人私人雇佣的“劳务派遣”。(她的钱是从王夫人的私房钱中出的)。看似政治地位、经济利益都上去了。但稳定性却比原来要差了许多,从某种意义上说,在怡红院,袭人只是一个高级的“临时工”。这一变化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——袭人必须且只能依附于王夫人一人,惟命是从。

  王夫人在和凤姐的对话中,显得对袭人赏识万分,关怀备至。但事实上,用心却让人发冷。她并没有打算默默做好人。因为很快晴雯、黛玉、宝钗、湘云等都知道袭人“涨工资”的事情了。晴雯讽刺袭人,湘云拉着宝钗去给袭人“道喜”。风声必然是王夫人故意放出来的。她根本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——从今天起,拿了二两银子一吊钱的袭人不再是贾母或者宝玉的人,而是她的人,而且又不是姨娘。这“所有人”里面当然也包括宝玉,她并不关心宝玉对袭人的看法。她要让袭人知道,一旦她王夫人抛弃了她,她就无处可去。这,让袭人不管心里愿不愿意,都不敢违背她的意愿。

  王夫人在整部《红楼梦》中,给人的整体印象是“菩萨”。即使有些昏聩,但总体还是心善的。相比于咄咄逼人,被所有人称之为“厉害角色”的凤姐,王夫人似乎慈眉善目毫无威胁。

  但是,《红楼梦》中其实有一个人早就看出了她的精明,那就是刘姥姥。在一进荣国府之前,刘姥姥就和家人说起:“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,会待人,倒不拿大。”“响快”、“会做人”,整部《红楼梦》中,刘姥姥是唯一这样评价王夫人的人,眼光实在尖锐。今晚开奖结果